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影帝与我的婚恋日常【娱乐圈】+番外 作者:纯洁善良有爱心(4)

字体:[ ]

  细想想,从一进门儿傅迟都是实打实地在维护他,他也该做点儿什么,不能露了破绽才好……
  这时刚好刘妈拿上来一副干净碗筷放在傅迟面前,于是,闻以声清了清嗓子,看向桌上不远处的那盆鱼汤:“嗯…傅、傅先生,您要不要尝尝鱼汤?很新鲜的……”
  傅迟称呼他为“阿声”,按理说,他应该喊一声“阿迟”,然而这么亲昵的称呼闻以声说不出口,最后辗转过后不但用了“傅先生”的称呼,甚至还带上了尊称。
  闻以声只想把自己埋进地里重新长出来一遍,这样没那么丢人。说好了的要故作亲密呢,这下什么都暴露了……
  “嗯,我尝尝。”傅迟却并不因为他的称呼而尴尬,反而神情专注地看向他。
  闻以声正打算起身给他盛一碗,然而手腕在台下就被他拉住了,闻以声疑惑地看过去,却感觉到傅迟在掌心写起了字,酥酥麻麻的触感顺着手心一路滑进了心底:
  喂我。
  闻以声被他撩得面上滚烫,匆匆缩回手后几乎不敢看傅迟,舀起自己碗里的汤就递到他唇边,又怕太烫,烫着傅迟的嘴皮子,连忙拿回来吹了吹再送过去,傅迟眼角眉梢带着笑,就着他的手喝了。
  闻以声偷偷窥见傅迟嘴角弯起的弧度,被撩拨得心猿意马,直叹美色/诱人,赶紧埋头吃饭,兀自红脸。
  一勺汤喂下去,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让桌上其他三人也没了多余的心思,林书娇和傅文宏更是见风使舵地拉傅迟喝点小酒以表对侄女婿的满意,这一餐吃下来,面上倒是宾主皆欢了。
  “傅先生,您喝得有点儿多了,不如我叫辆出租车,亲自送您回去吧?”闻以声低声问了句,他的右手正牵着傅迟,从舅母一家出来这一路上傅迟都没怎么说过话,可见是醉得深了点。
  傅迟面色倒是如常,瞥了闻以声一眼,摇头:“不。”
  闻以声想了想,也是,大晚上的出租车坐着也不太安全,倒不如让自家司机接送。
  “那……我帮您打个电话给您家的司机,让他来接您回去?您家的司机电话号码是多少?”
  “138……”傅迟下意识回答,淡淡扫了一眼拨号码的人,转而道:“不准接。”
  闻以声哭笑不得:“那要怎么办啊?”
  傅迟牵着他的手突然晃了晃,只见他笑道:“走,我带你回家。”
回归?
啊不算是吧,会更新der!
这就是个无脑小甜文。
双向暗恋所以不算先婚后爱叭2333
不管惹。
下一更更精彩。
傅迟喝醉了嚯嚯嚯,快逼他说心里话鸭
第3章 第三章     酒醉
  夜晚的风总是有本事吹得人浑身发颤,更何况在这个冬日的夜晚。
  闻以声也不挣扎了,任由他牵着,眼见风大了还把自己围巾套傅迟脖子上。
  他原本担心着舅舅那几杯衡水老白干会把傅迟灌成个说胡话的醉鬼,打从他们一开始喝酒就开始劝了好几句,哪儿知道傅迟面不改色一口喝个干净,酒气一点不上脸,话却说得越来越少……最后他应该还是醉了的,只不过仗着酒品好死撑着罢了。
  闻以声心疼了,以傅迟这样的家世,在外面应该没几个人敢灌他的酒,今天却喝了这么多……
  傅迟慢吞吞地沿着江滨大桥走,凭借最后那点儿意识带着路,将人一路牵回了一片安静的别墅区,然后摁响了一栋白色别墅的大门。
  “我的妈呀小祖宗,您怎么才回来?我都打算走了。”Amy从打开别墅萌起就不停唠叨,看见旁边站着个被死死拉着的闻以声时眼睛忽然一亮,“您就是闻以声小少爷吧?来来来,您里边请,他喝醉了顶多就任姓点儿,但不吵不闹的,酒品挺好。”
  闻以声暗暗憋笑,面上点头道:“嗯,既然送傅先生到家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有课……”
  他没说完,本来不作声的傅迟突然使了劲一拉,闻以声一个踉跄,摔在他身上才稳住身子:“?”
  也不知是清醒了还是醉着,傅迟低声道:“你留下,我送你。”说着还自顾自拍了拍胸口,点了点头。
  闻以声心中一软,差点就答应下来了。但即便这样,他还是心存顾忌,虽然在无比短暂的两周内,他和傅迟从多年后的再次见面到相亲会面时确立婚姻关系再到现在的初次登门造访,他心中还是会有隐隐的不安,现在又趁傅迟酒醉不清醒,这么轻易地留在他家中……会不会太过随便,显得不够礼貌?
  “你不用多想,他醉了就像小孩子,喜欢提无厘头的要求,不过如果闻小少爷留宿的话,我也能更放心一些,毕竟夜间我是不能继续待在这里的。”Amy礼貌地冲闻以声笑笑,傅迟说完话后只顾着把闻以声拉进屋子里,走路都带着风驰电掣的感觉。
  “那……那好吧。”想到傅迟喝醉了难受却还要一个人待着,闻以声也过意不去,不管怎么说还是舅舅硬把人灌倒的,他必须得负起责来,更何况,他、他还是傅迟名义上的未婚夫来着呢。
  Amy得了他的答复,随即露出“计划通”的善意微笑:“既然您答应了,那我先回去了,卧室和浴室都在二楼,傅少爷就拜托您了。”
  闻以声点了点头,准备应声,谁知傅迟从前头绕回来道:“嗯,拜。”
  敢情他这是下逐客令了?闻以声心想着,却见Amy听话地一路小跑溜了。
  “先洗澡。”傅迟见没了闲杂人等,松开了他的手坐在沙发上,眼睛却盯着他,寸步不离。
  闻以声:“?”
  这是说的他还是傅迟自己?
  闻以声迎着目光坐到傅迟身边,恰好嗅到他吐息间捎带的酒味儿,原本他不喜酒气,却没想到打了“傅迟”标签的酒味竟不让他反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