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花发洛阳 作者:一碗月光(上)(61)

字体:[ ]

 
被这么一打岔,方四再想说什么也不能了。寻洛佯装紧张地看他一眼,又严肃一抱拳:“多谢盟主看重,方七必定不辱使命,救出那些无辜之人。”
 
方钦这随口一荐,应当是未存怀疑的,指不定只是想再培养个方四般的人手。
 
寻洛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况且这样的安排正好,从其他路线上去,他都必要与方钦扯开距离,反而是看似凶险的这密道,机会还要多一些。
只是自己的玄铁长剑还是不能拿,到时用其他兵器会有点限制。
 
正想着,眼皮狠狠抽搐了一下,寻洛抬眼,看了看已在严肃谈论人马分路的方钦,又在眨眼的瞬间将那点不舒服压了下去。
微微侧头,与吴水烟的目光撞了一下,又迅疾分开。
 
商定好了一切,各自散去,傍晚开始提前休整,子时一过,寻洛便带着五个人出发了。
一行人远远缀在方钦那一路人后头,要赶在寅时,人睡得最沉之时到达山顶。
 
根据那图的指引,寻洛很快从秘密的小路到达了一处山垭口。
两路人马于此分开,在一丛灌木后头,寻洛找到了一个遮掩得极巧妙的密道口,根据图上所画,这密道直通关押人的地牢。
 
一直往前倒是十分顺利,那地道很长,约莫走到一半时,几声爆破声忽地在远处响起。
身后跟着的几个人皆十分镇定,有人轻声说了句:“西边那路动手了,那路上火门置得多,许是不小心踩着了,就在咱们头顶上。”
寻洛点点头,压低着声音:“抓紧时间。”
 
不多时已能看得见依稀的光亮,前面密道似乎到头了,寻洛当先,过去瞧见那出口处皆是树,树缝间依稀透了些光,看得见是个院子。
 
几个人不约而同放慢了呼吸观察,那院中还平静着,把守的人不多,似乎都还不知外面发生了何事。
看来这密道宋真的确不知情,不过若是他发现有人强攻,人力应该很快便会集中过来。
刚才那爆破声若是意外才响的,而人手又迟迟不来,极有可能是宋真对这地牢的坚固程度十分有自信,因而被西路的动静引了去。
 
自己带的这一路人,刚好是釜底抽薪的那只手。
 
负责看图引路的那人似乎也是个熟悉上真派的,在寻洛身后悄声道:“这是上真派私牢的后院,地牢入口在那方。”
他伸手指了指,寻洛顺着看过去,瞧见一处简陋观门般的入口,里头黑黢黢的,看不清情况。
 
脑中极快地将情势分析了个遍,这一趟还算是顺利,但本能仍旧在提醒寻洛,大意不得。
 
他挥一挥手,身后五人便从那口子鱼贯而出,而后悄然无息地分散开,分别潜到了把守入口的人背后。
这时正近寅时三刻,把守的人正是最疲惫又还未等到人来交接之时,跟着寻洛的这几个皆是高手,干净利落便处理了入口处的事。
 
有人朝这边打了手势,寻洛潜了过去,率先踏进了那入口。
里头的通道转了个大弯向下,根据那图来看,此处的确是整个上真派的最中心,地牢便是所有建筑的最低点。
 
天门的牢房也是这样的建法。
 
那通道快要到底时,寻洛挥了挥手,身后的人皆停了下来。通道两壁的烛光黯淡,但仍旧将人的影子勾勒得十分清楚。
寻洛又打个手势,身后的人默默退了退,他伸手抓出提前备好的针,一把撒出去,整个通道顿时陷入黑暗。
 
不远处的牢房外,看守的人吓了一跳,开口想要喊人,却只“哎”了一声,已被冰凉的匕首划过了脖子。
血汩汩而出,其他几人跟着也出手了。
 
浓重的血腥气弥漫开来。
 
整个地牢陷入死一般的寂静,片刻后,一个细细的嗓子忽然尖叫一声,大哭起来。
而后孩童的啼哭不间断地响成了一片。
 
寻洛摸出火折子,将旁边一盏灯重新点亮了。
 
地下摆着几具尸体,都还穿着上真派从前的道袍。他粗粗扫了一眼,而后跟着渐渐亮起来的光线,看见了十步开外的牢房。
 
这私牢不大,因而此时挤满了人,女人们全都睁大了眼睛,说不出是惊恐还是木然地望着这几个突然闯入的人。
孩子们被大人护在怀里,还在不停尖叫哭喊,有几个女人似乎是被吓怕了,赶紧伸手蒙住了孩子的嘴巴。
 
声音是嘈杂的,气氛却是一片冰凉凉的压抑。
 
 
作者有话要说:
庄九遥:(面无表情)何时轮到我出场啊?看我的大长刀,都生锈了……
一碗:(跑走)你不知道,重要人物都是压轴出场的,要关键时刻从天而降!等我把道具给你摆好啊~
庄九遥:(翻了个白眼)懒怠得理你。脚蹲麻了!起不来了!阿寻,抱~
寻洛:……
 
 
 
 
 
 
第58章 起死回生
 
这种场面实在不是寻洛擅长的,这一路上来领头便算了,要安抚眼前这么几百来人,他其实一分把握也无。
要是庄九遥在便好了。
 
这念头在事态如此迫切的当下一闪而过,像是夹缝中生的野草,心口一闷,竟再挥之不去了。
只好留了一分神思守在那处。
 
可他现在是方七。
顿了一顿,还是硬着头皮喊了一句:“各位不必惊慌,我们是武林盟主方钦的手下,是来救人的!”
 
这一句之后,后面一个人走上前来,低声道:“方七兄弟,这个时辰,接应的人应当已在等着了。”
 
寻洛点点头,见旁边一人已在尸体上翻找半天,终于摸出一串钥匙来。
他见状又安抚道:“我们这就救大家出去,但是出去路长,为免惊动了坏人,各位且将孩子抱稳些,尽量别让他们哭。”
 
此话一出,有人半信半疑地捂住了孩子的嘴巴,大多人却还是直愣愣地看着他。
寻洛皱起眉,心觉好像不太对。
 
他转头看了一圈,跟那拿钥匙的兄弟对视了一眼,那人问:“方七兄弟,怎么了?”
“没。”寻洛摇摇头,见牢中挤在一起的人,心想大约是被吓着了,于是道,“先开门吧。”
那兄弟点点头,从他旁边过去。
 
变故发生在刹那间,就在离寻洛三步远的距离外,在他与那牢房中间,地面忽地裂开,中间一块狠狠塌陷了下去。
拿钥匙的兄弟正好走到那处,身子猛地一坠,寻洛眼疾手快一下扑过去,伸手去捞却只抓到了指尖。
 
人转眼便消失在了眼下的深坑中,一点声音也未曾发出。
身后的人皆惊了,寻洛一下子跳起来后撤,堪堪退开,他趴过的那一小块地面也跟着陷了下去,面前骤然露出一条横过整个牢房,且而深不见底的沟堑来。
 
在一片惊叫中,牢中一个女子上前一步,大喊:“你们快走吧少侠!我们都被下了毒了,走不了的!”
“你们不是被抓来要挟盟主的么?”寻洛这边年纪最小的那个错愕地喊,“我们还没来他怎么会下杀手?”
 
这一句过后,寻洛猛地反应过来,转身大喊一声:“快走!”
 
既然不是要挟,那么便是诱饵了。
 
寻洛话一出口,剩下三人齐齐一惊,还未及动作,四周已传来咔哒咔哒的声音。
转身飞掠至入口,哐当一声,一座石门砸下来,竟将整个地牢封锁住了。
 
沟堑那头响成一片的惊叫中,有几声格外凄厉,伴随着这声音,牢内所有人忽地全部往前挤,哭喊声几乎要震破耳膜。
有人大叫一声:“血啊!”
 
原来是在那咔哒声之后,四周的墙壁上全都戳出了刀来。此时的地牢,眨眼变作了尖刺编成的牢笼。
真正的,一动便会见血的牢笼。
 
寻洛身旁那少年,正是血气正盛的年纪,见了这场景于心不忍,登时便飞过了中间的沟堑去,一刀斩在门锁上头。
立即火花四溅。
 
“别!”寻洛一声刚出口,他第二刀已下,直接斩向了牢门。
 
那门虽十分坚固,可耐不住后头那般多的人在推,这一刀算是挑开了个缝隙,牢门打开的瞬间如同破茧。
人群一涌而出,每个人都拼命想逃,后头的看不清前面的情况,只一味往前挤,没意识到那地面裂开沟堑之后,可供站立之处其实已不宽。
 
前头的人站不住,后面的人一推,转眼已被挤下去了几人。
 
惊叫声与哭喊声混杂,有人在说话,七嘴八舌却谁也听不清谁的。
 
这小子怎地这般冲动!
寻洛抿紧了唇,当机立断施展轻功,也腾了过去。一把扯开那年轻人,大喝一声:“别挤了!”
 
却没人听。
人人皆生怕墙壁上那尖刀扎穿自己,即使明知前头或许是死路,还是人人都想赶紧摆脱这逼仄的空间。
 
众人还在互相推搡,方才冲寻洛喊话那姑娘一脚已要踏空,寻洛一把揽住她腰,将人拽至自己身边。
待要再开口,那女子忽地夺过他手里的剑,像刀似地一挥手砍在牢门上,发出极刺耳一声响。
剑锋堪堪从另一个女人面颊处划过,那女人被吓住,僵直着不动了。
 
女子狠狠喊了一句:“谁再挤我杀了谁!”
这一声十分撕心裂肺,最后的字眼嘶哑异常,险些没能吐出来。牢中之人一时之间皆不动了,女子再喊了一声:“再挤啊,再挤大家一起从这里跳下去,全部下地狱!”
 
砍门的少年怔住了,寻洛也愣了愣,后面有个沙哑的声音低低道:“反正吞了毒,迟早是活不成的。”
那女子深吸一口气,冷笑一声:“不想活了自己出来,我推你下去。”
 
“我们听巫阳的!”有个声音怯怯说了句。
 
场面忽地静下来,一群孩子似乎是哭累了,竟也渐渐没了声音。
被称作巫阳的女子朝寻洛施了一礼:“多谢几位相救,我是上阳村的巫医,被人唤作巫阳。”
 
寻洛抱拳:“在下方七。”
旁边那冲动的少年恍惚了会儿,当时腾过来是心头着急,没顾虑到其他,此时亲眼见着掉下去的几个人,心里已是冰凉一片。
他猛地回过神来,竟作势便要往下跳。
 
果真是意气用事的少年侠客。
寻洛一伸手抓住他臂膀,面无表情口气严厉:“要赎罪便跟我一起将这些人救出去。”
 
“好大的口气!”一个声音隔墙响起,显得有些闷闷的,众女子孩童挤作一堆。寻洛抬眼看向西面,那处墙壁忽地往后陷了去。
还立在对面的另外三人也已反应过来,跟着便腾到了沟堑这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