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上)(86)

字体:[ ]

  “小姐?”小柔吓坏了。
  陆清漪扶住床框,这么说,陈季云是女的?前朝神笔是女的?陆清漪突然想起来,在京城时有一会和王府家的郡主去茶苑听说书的,陈季云的妻子是叫柳言兮,却原来被世人传颂的佳话是一对女子吗?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奴婢。”小柔觉得自家小姐这次醒来不正常。
  陆清漪闻言看了眼小柔,缓缓坐下,这不可能,梦向来都是反的,何况这都三百多年了,她无缘无故地怎么会去梦见人家夫妻的事?
  “没事,这梦做的有些离奇。”陆清漪拿起帕子轻轻擦拭自己的脸。
  “小姐,梦都是反的,小柔也做梦,一会梦见在老家,一会梦见在京城,哎呀乱七八糟的呢。”
  陆清漪听见小柔苦恼的声音笑了,是了,梦向来都是乱七八糟的。
  “小姐笑了,没事了,小柔去打水给小姐洗漱,今日书院旬休,小柔一会陪小姐出去散心好不好?”小柔拍了拍适才发软的腿,刚才可真把她吓着了。
  “嗯,好。”陆清漪点头应着,将脚踩进绣花鞋里,缓缓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她记得她们家好像有一幅陈季云的千竹图,还是先帝在世时赐给他父亲的。
  此时,沈家小院内,沈文昶挥汗如雨,腾空时红缨枪从手里脱落,沈文昶喘息着落到地上,看着地上的红缨枪,好像那种慌乱的感觉渐渐消失了,沈文昶虚脱地坐在地上,此刻的她汗流浃背。
  “哎呀少爷,这马上就立冬了,怎么能坐地上呢,刚出了汗小心凉着了,快进去换身衣服。”奶娘进了小院,瞧见沈文昶呆愣地坐在地上,连忙去扶。
  “奶娘。”沈文昶抬头看着奶娘,眼眶红了。
  “怎么了少爷?”奶娘急了,“刚才练武伤着了?”
  “没有,我就是心头难受,我其实没事的,也没有伤心事。”沈文昶说罢自己也奇了。
  “哎,奶娘知道你心里苦,奶娘面前不用硬撑着,少爷想哭就哭吧。”奶娘以为自家少爷难受自己的身世,心里更是替少爷难过起来。
  “嗨,哭啥,好好的,没啥事呢。”沈文昶挥了挥手,跑回屋去。
  “少爷,换好衣服去前厅吃饭啊。”奶娘在门口喊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是不是应该去请几道灵符贴门上啊,不然老做噩梦怎么办?”沈文昶脱下短打衣自言自语。
 
 
第53章 第五十二章
  沈文昶穿戴好,吃过饭, 便去唐家敲门, 得知唐鸿飞还未起,便往三桥街祝家铺子去寻祝富贵, 走到岔路口,往右一瞥, 瞧见声乐坊, 停了下来。
  “我要不要买点东西去宽慰宽慰婉儿姐姐?”沈文昶喃喃自语, “说清楚总是对的。”
  如此一想,沈文昶转了身进了早市,马上就要入冬了,街上行人开始有些少了, 沈文昶转了一圈,实在不知买什么好, 路过一个摊, 挑了一卷素色的锦布, 抗在肩头,大摇大摆进了声乐坊。
  此时丽娘正在试弦,瞧见沈文昶, 放下琵琶,扭着小蛮腰走了上前, 抱着胳膊道:“哟,这不是沈家少爷吗?今儿个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
  “嘿嘿,这不好些日子没见到丽娘你了吗?小爷想得紧, 特地来看看,啧啧,丽娘愈发美丽动人了。”沈文昶见丽娘在她面前阴不阴阳不阳的,她扬起贱兮兮的笑容,丽娘能装,她要比丽娘更能装,这些年,她沈文昶怕过谁。
  “是吗?”丽娘眼底冰冷,可面上却笑得动人,抬起手轻轻将沈文昶往后一推,沈文昶跌坐到凳子上,丽娘扭着腰上去,在沈文昶大腿上轻轻一坐,“沈公子可是看上奴家了?”
  沈文昶笑容僵了僵,强撑着扬起笑容,去拉丽娘的手,摸了两下道:“丽娘方知小爷心意么,午夜梦回,小爷可是想你想得紧呢,丽娘若是有几分怜惜之心,今儿个便从了我,可好?”
  “哦?沈少爷当真喜欢丽娘我吗?”丽娘在沈文昶怀里,侧着头看向沈文昶。
  沈文昶努力扬着脖子,避免和丽娘那波涛汹涌的白嫩相碰,不过眼却往那里瞄了两眼,暗自吞咽,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女人的酥胸,鼻息间甚至能闻到芳香。
  “沈公子,奴家那里好看吗?”丽娘嗲起声音,微微偏头往楼上看去,如果能让婉儿看清这人的真面目,她的好姐们也不用整日无精打采以泪洗面了。
  婉儿姑娘听见声音便出了屋,站在二楼栏杆处往下看,一双手险些要把栏杆抓破,这人是如此喜欢丽娘的吗?
  “好看啊。”沈文昶往后仰了仰,额头开始冒汗,这个丽娘今儿个吃错药了,逢场作戏作得也太过了吧。
  “沈公子想不想摸呢?”丽娘笑得妩媚。
  沈文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丽娘,“可以摸?”这泼辣女人肯让人摸?真是见了鬼了,这丽娘搞什么名堂?
  “沈公子如果想,丽娘自然不会拒绝。”丽娘说着反手拉起沈文昶的手,心里一阵阵不舒服,为了好姐妹让这臭小子沾点便宜算什么。
  沈文昶双眸看着自己的手,被丽娘拉着放在那被抹胸勒得隆起了的酥胸上,她一动不敢动,可那触感就让她心头一震,丽娘眼底冷光一闪,微微侧头,在沈文昶脖子和白色里衣上落下一吻,沈文昶身子一震,连忙将丽娘推倒在地:“你干什么,当真吃错药了?”
  丽娘被推倒在地,不可思议地看向沈文昶,这小子竟然推开她?还有男人坐怀不乱?
  婉儿在楼上见状,连忙提着裙子往楼下去。
  沈文昶听见脚步声往后一看,见是婉儿姑娘,便迎了上前:“婉儿姐姐,早。”
  “早。”婉儿对沈文昶说罢,目光含恨地看向地上的丽娘,这丽娘平日里老在她耳边说沈文昶这不好那不好,自己却在背地里勾引,当真错看了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