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上)(84)

字体:[ ]

  沈文昶满腔埋怨,拿着刷子沾了水,在马头上刷着,马儿摇了摇头,水溅了沈文昶一脸。
  “噗,噗。”沈文昶一脸嫌弃,有些都喷进她嘴里去了,“老实点,再不老实,把你剁了。”
  马儿闻言前蹄抬起,鸣叫两声,跳出水槽。
  “喂,喂。”沈文昶惊了,丢下刷子,连忙去追。
  曲夫子腾空落在马背上,将桃花马控制住,回头看向沈文昶:“你要做的是和它培养感情,如果它不喜欢,你骑上去无意是前脚踏进鬼门关。”
  沈文昶仰着脑袋看向曲夫子,被曲夫子一句话吓懵了。
  “重新去给它洗澡,多夸夸它,它比较喜欢人夸它,等你和它熟了之后,骑上去就安全多了。”曲夫子下了马,将缰绳放到沈文昶手里。
  沈文昶恍然大悟,确实,这马儿得惯着才行,轻轻扯了扯缰绳,尽量将声音放柔道:“来呀,你来呀,洗澡澡啊,可舒服了。”
  桃花马轻轻动了动蹄子,扭着屁股跟着沈文昶来到水槽。
  “哇~~你的毛好白啊~”沈文昶一边刷着一边赞美,实际上的马粪味都快让她吐了,“曲夫子说你是桃花马,不若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小桃怎么样?小桃啊,你看你这么瘦,待会洗完澡给你加餐好不好?你放心,跟着我,保管你吃的香香的。”
  桃花马的眼睛始终睨着沈文昶,扬起马头,一副不搭理沈文昶的样子。
  “小桃啊,晚上和我回家睡吧,我给你搭个棚,就不用和那么多马挤在一起了,你瞧它们拉的马粪,把你都熏.......额,都熏得没有那么香了。”沈文昶捏着鼻子刷着马蹄。
  桃花马轻轻向后一蹬,将沈文昶蹬在地上,然后扭着马头去看地上的新主人。
  沈文昶懵了,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感觉她屁股全湿了,受惊后连忙站了起来,指着桃花马道:“小桃,你等着,今天饿着你,饿着你,饿着你,哼。”
  沈文昶说罢将桃花马绑在柱子上,自己拿前袍遮住屁股往外面跑。
  “做什么去?”曲夫子挡住去路。
  沈文昶一脸焦急道:“那小桃踢我,我屁股后面全湿了,我得回去换衣服,曲夫子,明儿个见。”
  沈文昶说罢绕开曲夫子跑了出去,那水里和混着小桃的马粪,想想她都想吐了,这骑马也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威风好玩的啊。
  沈文昶一路跑回家,碰上沈夫人,立刻捂住屁股站在一旁。
  “这么早就回来了?”沈夫人眼底含怒。
  沈文昶低头道:“去了马场的,曲夫子说让我给马洗澡,我洗马蹄的时候,那马蹄了我,我.......”
  “什么?可有伤着?”沈夫人面色一慌。
  “没,没,就是把我踢到地上,那地上都是马粪和着水,湿了我一屁股。”沈文昶双手向后抱着屁股,一脸的纠结。
  沈夫人闻言清了清嗓子,让开道:“快去沐浴吧。”
  “诶!”沈文昶连忙抱着屁股跑回屋去,奶娘也CAO心地跟了上去。
  沈文昶进了屋,便一脸嫌弃地将衣服脱下,扔出屋外。
  奶娘吩咐后厨烧水,沈文昶在屋内沐浴后换上干净衣服,出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屋外的那件衣服丢进水里,小脸纠结半天,看向奶娘道:“奶娘,这衣服我可以不要了吗?”
  “那怎么可以?这衣服是夫人一针一线缝的,听话,这衣服洗干净后就没味了。”
  沈文昶在台阶上坐着看了一会,懊恼地站了起来,走进屋去,将门关上。
  “少爷,还没吃饭呢。”奶娘喊道。
  “奶娘,我不吃了,吃了准得吐。”沈文昶是当真被这味道顶得没胃口,关了门,磨了墨,提笔练起字来,今天陆夫子可是布置不少字的课业呢。
  那边已经回府的陆清漪坐着床边,对着沈文昶的画像发呆,那人急匆匆地走了,莫不是家里出了什么急事?那也不对,蹴鞠的时候也意气风发的,期间也没见沈家来人啊,那他,嘶,他不会在躲她吧?
  “小柔。”陆清漪轻轻唤道。
  “嗯?”小柔本来靠在床边站着打盹儿,闻言连忙惊醒,侯在陆清漪身旁问道:“小姐,怎么了?”
  “你说,那人是不是在躲我?”
  “小姐,开什么玩笑,那沈公子怎么会躲你呢!他一定是有什么急事要办。”小柔宽慰道。
  陆清漪轻轻放下画像,叹道:“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难道自古如此么。”
  “小姐,听人说有的时候不能太表现对一个人的喜欢,否则他就不会那么在意了。”小柔托着下巴,“小柔觉得,小姐冷那沈公子几天才好,正好试探试探。”
  作者有话要说:  哀家好困......
  大家晚安哦~~
 
 
第52章 第五十一章
  翌日,天蒙蒙亮, 沈家小院亮起了灯, 眼下方才四更天,家家户户的人都还在睡梦中。
  沈文昶三更天时隐约梦见一邱坟墓, 吓得精神紧绷,惶惶不安, 躺在床上心绪难宁, 无法入睡, 磨蹭半天受不住,索姓掀开被子下了床,穿上短打衣到院子练起了红缨枪。
  而此时,知府后院, 陆清漪额头上渗出不少汗珠,柳眉微敛。
  睡梦中, 她突然出现在一邱坟墓面前, 吓得连忙转身就跑, 沿着山路越过两座坟墓时,只听不远处传来老叟沧桑的歌声。
  “古道西风衰翁,眼朦胧, 白发秋霜孤红,泪流红, 春去也,秋正浓,太匆匆, 来赴前约如梦!”老叟歌声浑厚,听来却有忧郁之感。
  陆清漪连忙沿着山路跑下去,停在老叟身边问道:“老伯,你好,请问这是哪里,我沿着这山路下山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