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风过含羞草 作者:降妖伏魔打地鼠(38)

字体:[ ]

  夏小草怂了,“啊?这么快啊?”
  “嗯,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还是要勇敢面对的。”左丘语风笑着安抚她,“我家里人其实知道我的姓向,所以他们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会故意为难你的。”
  “哦哦,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后便挂断电话,到晚上的时候,左丘语风开车过来接夏小草。
  夏小草还没吃完饭,特意等她过来一起吃的。
  于是左丘语风在这边小公寓吃完饭后,才把人带回家。
  洗完澡后,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夏小草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趴到左丘语风身上,“话说卢月的那个投票开始了耶,你有没有什么人脉帮她增加点票数啊?”
  左丘语风:“最快的方法,直接买水军刷。”
  “但是那种不会被查出来吗?”
  左丘语风:“有那种高级水军,真实账号的,差不出来,就是贵一点。”
  “那得多少钱啊?卢月的经济情况也不是很好,估计承担不了这个费用。”
  左丘语风一个翻身,把人掀了下去,压在身下,声音低低的说道:“你CAO这个心干嘛?有纪伯伦在呢,她还能让自己看上的人委屈了?你还是先想想今晚怎么侍寝吧!”
  于是某草被吃干抹净,连草根都不剩。
  温妮这边,确实开始有所行动了。
  她给一个朋友打电话,“你帮忙找几家公司,去给‘花木兰’组的8号选手投票,确保她的网络票数能进入前三名。”
  那边有点惊讶,笑着揶揄她,“你这是公然作弊呢?难道这个八号已经内定了?”
  温妮:“怎么能叫内定呢,这不是还要投票么。”
  “行吧,交给我了,要不要给她刷到第一名?”
  “不用,前三就行,第一名太显眼,容易受到攻击。”
  “哎哟,这还挺护着。”
  温妮:“行了,就这样吧,下次请你吃饭。”
  说完挂了电话,修长的食指在一张照片上轻轻摩挲着,真是卢月这次刚拍的宣传照。
  半响之后,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勾起,笑得像只偷腥的狐狸。
  而卢月在结果没出来之前,又接了一个新的工作,为一家卖女包的小众品牌拍摄产品宣传图。
  这个牌子虽然小众,但价格不菲,也有一批死忠粉。因为独特新颖的设计,近两年来也慢慢的打响了自己的名气。特别是一些网红明星等用了他们家的包包后,引来更多的人争相模仿抢购。
  所以现在也算小火了一把。
  品牌的调姓是姓冷淡风,主打简约个姓,刚好和卢月的气质不谋而合。
  或许是卢月这段时间确实小有名气了,对方给出了十万的报价,为他们三套准备上市的新款包包拍摄宣传硬照。
  而他们这次请的摄影团队,竟然是蓝冰晴所在的公司。
  蓝冰晴虽然没和卢月正式见过面,但也知道她是夏小草的室友,两人关系非常好。
  于是连带的,她对卢月的态度也不太好。虽然摄影师不是她,但也估计找借口多方刁难。
  卢月有点莫名其妙,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都是一起合作为商家拍广告的,至于么?
  三款包包,每款大概拍一百张左右的照片,然后再在里面挑选几张牌的最好的,染修图师精修出来,再配上文案宣传,然后投放市场。
  拍了三天,终于拍到了摄影师满意的照片,接下来就是后期修图的工作了。卢月的任务已经完成,就打算离开。
  在她收拾东西的时候,蓝冰晴走了过来。
  因为摄影棚的环境简陋,所以卢月只能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将自己的一些物品放在包包里。
  蓝冰晴站着,居高临下望着她,“你就是夏小草的那个模特朋友?”
  卢月点点头,“你认识小草?”
  蓝冰晴冷哼一声,“我宁愿不认识她,那种抢了别人东西的小偷。”
  “小草不是那样的人!”卢月有点火了,说她可以,但不能说她的朋友,“她抢你什么东西了?”
  蓝冰晴又是冷哼一声,并不回答,扬长而去。
  卢月:“……”
  什么人啊这是,莫名其妙!
  之后她转眼便把这件事给忘了,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过了几天,到夏小草丑媳妇见公婆的日子。
  她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才忐忑不安的跟着左丘语风回去。
  并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有钱人家的房子后面有好几座大山当后花园什么的。
  这毕竟是寸土寸金的淮阳市。
  不过他们家房子也确实够大的,加上花园,起码也有个五六百平吧。像夏小草这种连一百平都买不起的穷屌丝,也只有羡慕妒忌恨的份了。
  车子从大门的铁栅栏进请/加/1/1/零/捌/1/柒/玖/伍/1/去,竟然还有保安看守。见是左丘语风的车后,连忙放行。
  夏小草不安的又检查了一遍自己带来的礼服,问左丘语风:“我带的这些,会不会显得有点寒酸了啊?”
  左丘语风安抚的拍拍她的手,“放心吧,他们什么没见过。送礼最重要的是心意,心意到了就行。”
  夏小草点点头,虽是这样说,还是觉得有点局促。
  左丘语风的父母,包括她的哥哥,都知道她今天带人回来见面,因此一大早就在等着了。
  车子开进来之后,停在旁边的车库。然后夏小草跟着左丘语风走到正门,按下了门铃。
  门铃响起的时候,她的紧张情绪升到极点,在见到来开门的一个中年妇人之后,更是紧张的说不出话了,声音都变了,结结巴巴开口,“伯……伯母好,我是夏小草!”
  中年妇人笑了,“你好,我也是在这里工作的,你叫我陈阿姨就好。”
  左丘语风憋着笑,低声跟她咬耳朵,“这是我们家负责做饭的阿姨。”
  夏小草:“……”
  忘了,有钱人的家里是会请佣人的!
  结果闹了一个大乌龙o(╥﹏╥)o
  左丘语风握着她的手把她带进家,这时一道温柔中又带着一点威仪的声音响起。
  “回来了?刚好赶上饭点。”
  夏小草抬头一看,就见一个美妇人正穿着淡紫色的长裙,正雍容华贵的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
  左丘语风悄悄捏一下夏小草的手,她赶紧打招呼,“伯母好,我叫夏小草!”
  说话的同时还立正站好,姿态笔直笔直的。
  美妇人被她逗笑了,“过来坐吧。”
  于是夏小草同手同脚的走了过去。
  左丘语风将几个袋子递给她,“小草给你们买的礼物。”
  “来就来了,还买什么礼物。”左丘夫人笑着接过,稍微看一眼,放到旁边。不会显得过于轻视,也不会失礼。
  左丘语风问道:“我爸和我哥呢?”
  “还在楼上谈事情呢,等会就下来。”
  左丘夫人笑着问夏小草:“叫小草是吧?这名字取得正好,风吹不折,火烧不尽,看来你父母对你寄予厚望。”
  “您过奖了,就是随便取的名字。”夏小草红着脸不知所措,自己这么普通的名字,被这么一解释,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果然是教养良好的贵妇人,连说话都比别人动听几分。
  左丘夫人:“今年多大了?父母做什么的?家是在淮阳市吗?”
  下一秒,教养良好的贵妇人破功了,和普通的寻常腐女一样,见到儿女的另一半,问的问题也差不多。
  夏小草毕恭毕敬的回答着:“今年二十五了。爸爸妈妈……几年前去世了,唔……没……没有家。”
  左丘夫人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之前女儿也没跟她说清楚。
  暗暗向左丘语风投去一个怪罪的眼神,转眼对夏小草笑得慈祥可亲,“那以后就把这里当家吧,小风要是欺负你,就跟我说。”
  “没,她不欺负我,左丘对我很好的。”夏小草紧绷的神经稍微缓了下来,之前还怕左丘的妈妈很难相处,没想到这么平易近人。明明看起来高贵优雅,却不会让人觉得有距离感。
  左丘语风将手搭在她肩膀上,对自己妈说:“我疼她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欺负。”
  左丘夫人翻了个仪态万千的白眼。
  这时左丘语风的爸爸和哥哥也下来了。
  两人长的很像,就是一个年轻版,一个老年版。都有点严肃,不苟言笑。但也在尽量和蔼的跟夏小草聊天,就怕把她吓到。
  到吃饭的时候,也算是宾客尽欢,夏小草终于彻底放开,也和他们有说有笑起来。
  左丘哥哥和爸爸的心情有点复杂,之前一直担心自己女儿/妹妹以后不知道给哪头猪给拱了。结果现在倒好,猪没拱成,她自己去把别的无辜小白菜给拱了。
  看着夏小草乖巧腼腆的样子,他们甚至隐约有点良心不安。
  这该不会是骗回来的吧?
  吃完饭后,几人去了棋牌室,开始玩一种老少咸宜全民互动的游戏——麻将。
  夏小草也是无语,这家人确实很接地气了,原来有钱人也玩麻将的啊!
  刚打了几分钟,左丘妈妈的电话响了。
  她接起来和对方说了几句后,表情有点微妙,看着左丘语风:“冰晴的妈妈打过来的电话,她说冰晴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似乎是患上了抑郁症,希望你过去看看她。”
  左丘语风、夏小草:“……”
  抑郁症?前一个月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抑郁了?
  当着家长的面,夏小草不好多说什么。
  左丘语风摇摇头,“不,我觉得我不太适合过去。”
  “这样不太好吧?蓝家毕竟也和我们是世交。”
  左丘语风语气坚定:“我去了也帮不上忙,我又不是医生。而且这件事,还是果断一点好,我不想再给她无畏的希望。”
  左丘妈妈叹了一口气,“行吧,我再打个电话和那边说一声。”
  打完电话后,她看着夏小草,“小草啊,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小风这孩子虽说其他方面不咋滴,但在感情上绝对是一心一意的,这点随她爸。”
  夏小草点点头,“嗯,我知道的。”
  左丘语风对她的感情肯定毋庸置疑。
  只是蓝冰晴那边,怎么突然就得抑郁症了呢?这也太奇怪了吧?
 
  ☆、日万第九天
 
  夏小草在左丘语风家里吃了晚饭后, 因为是本市的, 回去也方便, 而且第二天还要上班, 所以她就和左丘语风直接回去了。
  是回左丘在公司附近的那套房子,趁着左丘语风去洗澡的功夫, 夏小草给自己的两个室友发微信。
  她们三人建了一个微信群,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里面瞎扯淡。
  这会儿聊着聊着, 夏小草说到了蓝冰晴的抑郁症上。
  “就是今天我们大家吃完饭, 在打麻将的时候。蓝冰晴的妈妈打电话来, 说她最近似乎心情不太好,行为举止也有点反常。后来去医院检查的时候, 医生诊断是得了抑郁症。”
  许暖暖:“不是吧?蓝冰晴就是你那个情敌?她平时不是挺拽的么, 这么高傲的人也会得抑郁症啊?”
  夏小草:“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就是听电话里这么说。之前去安田市出差的时候,她看起来还好好的, 没发现什么异常啊,难道是隐藏的太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